当前位置:学校首页 >>正文

扶摇九万里 簸却沧溟水

文/李铸霖   时间:2020-06-11  浏览数:4196

扶摇九万里 簸却沧溟水

初2018级14班 简炯

光穗柔曼,流影纷扬,望纸船听山歌声声慢。少年们赤脚踏过山林,捧一汪山泉和着微光一饮而尽,微微沾湿衣衾,像是可以打碎光斑的玻璃球跃动山间。在潮湿的土地留下脚印,记录着渴望“扶摇九万里,簸却沧溟水”的这份光朗向上!

“惊风飘日白,光景驰西流。”不知从何时起,“无痛呻吟”在网络上泛滥成灾,到处充斥着“我眼中没有星辰大海也没有春与秋”、“突如其来的委屈,连微笑都没有力气”、“此间山河满目荒凉,再无所谓人间希望”之类的句子。同时,附上昏黑阴暗的图片。久而久之,就把这样的句子、图片、精神称之为“丧文化”。长时间里一派颓废、自暴自弃占据了互联网中大范围的精神世界。而发布者往往是和我们一样正值韶华的中国希望。是如他们所认为的自己小小年纪就看破“红尘”了?还是如他们口中的人世间没有值得为之奋斗和向上的事物?

借着烟花的光去纵观古今,少年将军霍去病17岁出征匈奴杀敌无数,在短短的青春时光为汉朝立下汗马功劳;康熙皇帝16岁设计除鳌拜,为大清的盛世打下坚实的根基;23岁的曹禺写出的作品《雷雨》成为了中国话剧史上的经典著作;比尔盖茨创立微软时,也年仅19。一眼聒泉有的向往流入汪洋盈流,有的则满足拘泥于孤潭浑水。"丧文化"体现出的世态炎凉下藏着的不过是懦弱、畏惧恐惧的躯壳。但,青春不应是这样!青春应是“立志思真品格”的坚定不移,青春应是“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的马不停蹄,青春应是“刑天舞干戚,猛志固常在”的后生可畏!

晨光熹微,抹抹橙色便穿梭于街道之间,那是环卫工人;烈日刺骨,佝偻背影仍寻索在废墟之间,那是拾荒老人;红日压山,疲倦白色衣裙还未从油渍中离开,那是食堂阿姨;夜幕阴黑,他们为明天的早餐忙碌仅有星辰作伴,那是小店老板。虽似蝼蚁奋力上爬,石缝中早已渗入鲜血,磨破双肢。但他们恰如夏日的向日葵向往太阳,仍恰如初生的小鸟渴望飞翔!约翰·库里缇斯,一位仅有上半身的残疾人。从出生伊始,医生就断言他活不长久,但他的父母没有放弃他,当然一路上也少不了鄙夷的目光和无情的唾液。就是这样一个人,取得了常人往往得不到的成就:夺得澳大利亚残疾人网球冠军;成为澳大利亚亚板球优秀成员;终日坚持用手走路而不用轮椅;考取了驾照。1999年他再一次被命运戏弄——诊断出癌症,但他也又再一次战胜了病魔,如今他已成为一名优秀的国际演说家。 就算被命运的泥泽困于谷底,但他“犹能簸却沧溟水。”我们身处佳境又有什么理由一蹶不振?“不识坎离颠倒,谁能辩,金木沉浮?”可以悲伤,但不能悲观。可以徘徊,但不能停止!天黑云沉,有人只能看到“黑云压城城欲摧”,但另一群人则能想到“甲光向日金鳞开”。抬头放一朵烟花,而不是低头去纠结脚下多么泥泞。

习总书记说过:“做对国家、民族、人民有用的人。”中国,一个有着5000年悠久历史的国家。一路坎坷不尽,现如今我们的祖国要实现伟大复兴中国梦。“一生报国有万死,双鬓向人无再青。”13亿中国人民皆“匹夫有责”。寂寞的夜空中无数星球交相辉映,我们青年不应该暗淡下去!“扶摇直上九万里”的信念不是说说而已。孙中山先生说过:“少年是国之命脉,双肩虽仍略显稚嫩,不足以成大事,但人生志向早因在心中根深蒂固。”没有方向,何谈远方?没有动力,又何起航!

“锦样年华水样流”夏至,柳絮落得一无所有,但它印记过昭华素春的美好;月高,红烛燃得仅剩残油,但它照亮过墨溢满卷的书页;岁尽,枯树昏鸦仅剩凄风作伴,但他向往过苍苍高空。正值韶华,又怎能不在这一方天轻水软之地,飞至九万里高空俯瞰世界。整日哀思呻吟,又怎能崛起中华?

风扰枝不安,柔情落山南。第一刹光束刺透云层惊醒了沉睡中的少年。起身,倚马挥豪;推门,背负责任,来到梦想的山尖。潭水恰如琥珀,包含千罗万象,同时也记录着“扶摇九万里,簸却沧溟水”的这份光朗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