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学校首页 >>正文

触 碰

文/李铸霖  时间:2019-12-19  浏览数:396

触  碰

初2018级14班 简炯

见过一幅画:“蝉翼烟雨,红伞一开,伞下眸子毅然眺望。开踏一步,如溅满池月光。提袖随即扬身,剪影落地,向前摸索着,为的是触碰到远方。”

记得,只会啼哭时,就算无知但牛奶般的肌肤也渴望触碰晒过的被子里残留着金色阳光的味道,于是懂了温暖阳光下的那份惬意;大些了淘气,伸手触碰跳动如绸的橙红色火光,于是懂了火苗灼肤的疼痛;再大些,探身触碰那池蓝盈盈的水,水花肆意飞溅,不经意呛入口中,于是懂了咽喉堵塞的刺痛,但也懂了水漾过手臂的清凉。触碰后常使我懂得……

炽火未熄,盛夏的余热还贪婪地吞噬着九月的发梢。鸟栖枝头,惊起几片翻飞的树叶,在半空弥留几秒后又平静下来。砖红色的教学楼和褪去稚气的新同学,陌生而新鲜。来吧,军训开始。阳光初露,是油画板上的一抹橘红。正午画笔一挥,满天的红光印满画布。迷彩色在操场上流动着。下蹲、抱头,一步、两步、三步,心里默默地数着。脸上镀着一层绯红,干涩吞噬着喉咙煎熬着全身。但还是憋着一口气,机械地向前迈步。累极了,放下手。手表的秒针合着心跳颤抖着,阳光照透手掌,指尖被晒得通红,触碰到地面落下一片阴影,塑胶颗粒的缝隙中涌出热气。眼角渗了泪,似裂缝爬上了快要破碎的瓷碗。抬眼望去,操场渗些绿色、跑道涌出些鲜红、天空滴出些湛蓝,混在一起像打翻的颜料盘,只剩一片迷彩仍在涌动。再支撑着向前挣扎几步,终于哨响歩停。抓起水杯灌一口凉水。再回头,只觉刚才迈过的跑道仍足迹可寻。视线拉长,才觉得自己已走了这样远的道。蹲下放水杯,指尖不经意又触碰到地面,树荫下着实凉快,从叶间伴随着鸟鸣倾斜下一片光斑,温温的不烫。于是就这样懂了苦尽甘来的舒适。

彩蝶扑朔着精雕细琢的翅膀萦绕花间,前肢触碰花粉,酿出浓蜜,虽意味着忙碌的开始,但也迎来了第二年的花开满城;麻雀叽喳不休,跳跃树间,枝头微颤,它衔来湿土触碰枯絮,虽意味着将担负一份责任,但也拥有了自己和谐家庭的温馨;我的指尖在时间轴上滑动,触碰到军训时留下的足迹,拾起了那份艰苦,但也尝到了汗水浇灌长成的果实。